我还是个宝宝哼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男孩子啊!!我真的哭的很大声了(இдஇ; )我爱你一辈子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你们的衣服!!!

啊啊突然好想看三个大崽是十个小崽们的迷哥

每天暗戳戳拿小号刷小师弟们的日常

在小号上花式吹小师弟们

悄摸摸在小号上疯狂为小师弟们打call

以及小师弟们快要出村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但却还要装作一副高冷的祖师爷样

↑这样的文噢_(:з」∠)_

然鹅我的文笔连幼儿园级别都不到_(:з」∠)_

想看太太们写

嘤嘤嘤(ಥ_ಥ)

悄摸摸磕一下软妹币|・ω・`)

他们的衣服真的是很暗戳戳叻我喜(〃▽〃)

【纯属脑洞 禁止上升真人呦】

这几张截图可以说是十分all千了
♡(*´ω`*)人(*´ω`*)♡

我突然好想看啵s互演对方啊嘿嘿

【磊千】我的灵魂伴侣还不出现,是不是死了

我饭的冷CP全宇宙最最甜!!!!!!!

阿骸:

*短打,烂尾


*灵魂伴侣梗:成年那天腰腹后侧会出现灵魂伴侣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不上升真人x3






001


 


“千玺!怎么样怎么样!看到没?”电话那头的人很是兴奋。


 


“没,你等会,我拿着手机不好转身。”易烊千玺扭过头看自己的腰腹后侧,“不行不行我看不见,我去拿面镜子。”


 


“拿什么镜子啊!快去洗手间!”


 


“哦对对!”


 


易烊千玺有点紧张,他摸着自己的腰腹后侧,成年之后上面就会显现出灵魂伴侣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而现在,他深呼吸一口气。


 


“我….”


 


“我知道你……我知道你?”易烊千玺突然泄了气。


 


“这句话太普通了!我一辈子都找不到我的灵魂伴侣了!”


 


“别啊千玺,怎么会,这句话总比‘你好’要好吧!”


 


“别安慰我了王源儿,你想想这句话,‘我知道你’,要知道十次有九次被认出来八次都有人这么和我说!”易烊千玺狠狠的说道,“上次,你还记得上次吗!我们去吃小龙虾,刚进门一个老奶奶说了一句‘我知道你’,然后点餐的时候服务员激动的也说了一句,还有!结账的那个结账小哥也说了一句!”易烊千玺沮丧起来,“我要孤独终生了,要你养着我了源儿哥。”


 


“行!我和我未来超级有钱的灵魂伴侣一起养着你!”易烊千玺仿佛听见了王源在那头拍胸脯的声音。


 


唉,易烊千玺很是绝望,就算他的句子不是像王源的那句“这里我全包了,大家给我个面子。”那么狂帅霸酷拽那么特殊,也起码像王俊凯那样……啧王俊凯那个人藏着掖着硬是没说鬼知道他的是什么,总之不要那么普通好不好啊!!!


 


易烊千玺把头埋进狮子里,啊啊啊啊啊,心情好差。


 


002


 


“生日快乐!!!!!”台下粉丝疯狂大喊,有一些感性的甚至悄悄流了眼泪。


 


“谢谢大家!大家回去注意安全!”易烊千玺朝台下90°鞠躬,并朝粉丝挥了挥手。


 


回到后台的他再一次习惯性的抚摸了腰腹后侧,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从那句话刚出现到已经两年了,从一开始听到陌生人对自己说这句话小鹿还会撞得头破血流,而现在听到,呵呵,易大佬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千玺!!!”王源风一样的朝他跑过来,“快快快,去晚了那家店得关门了!”


 


“恩等会,我收拾一下。”


 


“走走走!”等到王俊凯也准备好,王源拉着两人就冲上车了。


 


“我跟你们说!那家店真的很好吃!我上次吃过一次后就特别想吃!!!我的天啊,你是不知道……”王源已经沉浸在自己的美食世界里。


 


“过了那么几年还是这样。”易烊千玺玩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


 


“不多吃几次他是不会死心的。”王俊凯耸耸肩。


 


到店的时候王源迫不及待去问服务员小姐姐。


 


“你好我们三个人,请问有没有小点的包厢?”


 


“啊不好意思,小点的一号包厢已经有人了,二号包厢可以吗?”


 


“啊可以可以,那就2号吧。”


 


“好,这边。”


 


“没想到那么多人,连一号包厢也没了。”王源嘟囔道。


 


“有的你吃不错了,快走。”王俊凯在后面推着王源进二号包厢。


 


千玺笑笑跟着他们后面走,路过一号包厢的时候突然觉得腰腹后面有些微刺痛,搞啥啊,突然痛,易烊千玺对灵魂伴侣的怨气突然加深,是不是我的灵魂伴侣死了[易式微笑]。


 


这时,一号包厢里的吴磊腰腹后侧也一阵刺痛。


 


“完了完了,是不是我的灵魂伴侣出什么事了?”吴磊猛的转头问旁边埋头苦吃的刘昊然。


 


“不会的,想那么多干嘛,你连你灵魂伴侣是谁你都不知道。”


 


“我也很绝望啊!我的句子就是灵魂伴侣句子最惨排行榜的第一啊!”吴磊放下筷子,“吴磊前辈你好,我是,???我是后面就没了,好气啊!到底是谁啊!”


 


刘昊然幸灾乐祸的笑起来,“三石弟弟啊,你都要21了,娱乐圈里你的后辈应该不多吧,排除一下不就好啦。”


 


“你也知道我要21了,我18岁那会我就没排除出来,现在差不多三年了,出现了更多的后辈,我的天,更难找了!”


 


“说的也是,可怜的三石,不跟你抢,多吃几块。”


 


吴磊戳着自己碗里的饭,到底是谁啊,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啊,委屈巴巴。


 


003


 


吴磊刚过完18岁的时候很是兴奋,特别是以后能有一个人可以一起看电影吐槽,一起吃饭,做啥都一起,还可以一起开车,考驾照的那种,想想就有点小激动,但是看到那个句子之后,内心40米的长刀都已经拿出来了。


 


我是,我是,你是谁啊到底!


 


但是!吴磊怎么可能是轻易放弃的性格呢!他拼命三石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于是我们的吴三石说干就干,立刻拿起百度百科开始查自己的后辈有哪些,经过筛选之后,他把目标放在易烊千玺身上,然后瞬间就后悔了,因为觉得自己好像在背叛灵魂伴侣找小三。


 


可是,现在也有很多人找不到灵魂伴侣也和喜欢的人厮守终身了,易烊千玺盐起来霸道总裁,甜起来梨涡荡漾,温柔起来要偿命,撒起娇来软萌易推倒,各种才艺样样精通仿佛青少年宫,特别是跳起舞来,撩的人啊……啧啧啧啧


 


啊啊啊啊啊,吴磊啊吴磊!!!你怎么可以在刚出现句子的时候就找别人呢!!!吴磊抱头呻吟,可是易烊千玺真的不错…….


 


好了!打住!吴磊克制自己,我是一个等待灵魂伴侣的乖宝宝。


 


他又摸了摸腰腹后侧那句话,到底是谁呢?好期待啊。


 


004


 


吴磊,获得本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


 


005


 


易烊千玺,获得本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


 


006


 


“没想到这次最佳男主角居然是双黄蛋。”


 


在后台的时候,远远地吴磊就看到走过来的易烊千玺,他整整领带正想着怎么打招呼,祝贺?恭喜?结果易烊千玺先开口了。


 


“吴磊前辈你好,我是…..”易烊千玺话说到一半,突然被经过的工作人员撞了一下。


 


正在给工作人员道歉的千玺没看到吴磊惊诧的眼神。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啊!原来我看上的人和我命中注定的人是同一个啊!


 


吴磊情不自禁笑出来,大概是这个笑意太激动太真诚,惹的刚抬头的易烊千玺难掩疑惑的神情。


 


“我知道你。”


 


哦,所以嘞这不很正常。


 


易烊千玺正等着吴磊说下去,结果后者只是看着他笑。


 


等会儿……


 


这会轮到易烊千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感到腰腹后侧的刺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舒适的温暖。


 


两个人傻笑着对望。


 


原来是你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END


 


007


 


“千玺,你等我等了那么久没等到,你有没有产生随便找个人的想法啊?”


 


“我只有一个想法,我的灵魂伴侣还没出现是不是已经死了。”


 


“……..千玺你好狠的心。”


 


“哦?所以你想过。”


 


“是啊我当时真的有想啊,要是找不到灵魂伴侣我就去追易烊千玺。”


 


“好啊你吴磊,可以的牛逼坏了。”


 


“诶不是,我找的是易烊千玺啊千玺!”


 


“哼。”


 


“千玺——”














*发现一个巨大的BUG,要是灵魂伴侣18岁之前就出现了怎么办......可是我已经写完了,我不管!!!



突然就很想哭 我的宝宝们长大了呢

Millennium:

笑着笑着,你们就长大了。
似乎什么都没变。

超少年解码之——美少年花样自拍大揭底

嘤o(*////▽////*)q

颜盏新月:

I'm 链接~




直接从2分55秒左右开始哈~ = ̄ω ̄= 




扯完左边扯右边,wuli千千的耳朵辣么好玩咩?





眼神杀





做猪鼻子都不肯放开捏耳朵的手啊。。。(话说大哥你对幺儿也真下得去手。。。)







趁机搂个肩膀什么的。。。





按下去不算,还要再揉一揉什么的~(话说千千好乖喔~)





蹭头毛呀蹭头毛~= ̄ω ̄= 


大哥你干嘛。。。→_→





超喜欢这个对视~







一眼万年







凯凯又开始上手,话说千千你这笑得一脸宠溺是几个意思啊。。。







再整个中分啥的,我咋感觉千千耳朵都红了。。。





大哥你还记得咱是在拍戏不?别只顾着玩,偶尔也看看镜头好不啦~





再靠都要亲上去了喂。。。눈_눈







换一边继续捏~







捏耳朵就好好捏,还晃一晃啥的,千千跟着眨巴眼睛也是好萌哈哈~





凯凯你的眼神能不能好了喂。。。。。。





wuli千千宝宝好可怜呜呜。。。T^T





感觉千千的皮肤嫩嫩滑滑的,一定很好玩哈哈~= ̄ω ̄= 





就是感觉千千要委屈死了。。。。。。_(:з」∠)_










嗯,后面木有啦~




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

死性不改 Chapter 44

看到源源抱着千玺哭的那点我就完全忍不住了 哭的稀里哗啦的 心疼到窒息

招财和蛋蛋:

听到夜子轩的这句话,易烊千玺从沙发上腾身而起,双目圆睁,仍旧是不相信的看着对面的人,而夜子轩则抿紧了双唇,别开眼睛,不再多说一句话。


呼吸开始渐渐变得短促,易烊千玺只是停了片刻,立即抓起手边的包就往门外疾走,王俊凯和暮雨泽脸色凝重的追了出来,夜子轩却没有动,站在那里扫了一眼祁远,唇边漾起一抹冷笑。


“祁远记者,王源听力受损的事,你该是那天晚上就已经知道的吧?”


祁远看着这个身份不明,却周身都透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气息的男人有了几分怯意,口气也含糊不定。


“我并没有确定,怎么敢乱说,再说了——”


“我从公安局了解到的情况是,王源是为了救你才受的伤,而你却反过来投诉他,你这么恩将仇报,如果让易烊千玺知道的话——”


夜子轩没有继续说下去,话里的意思却不言而明。


“你就——好自为之吧。”最后吐了这几个字,夜子轩就转身跟着追了出去,留下祁远一个人在原地,脸色也僵住,终于有慌乱开始从他的眼睛里显露出来。


 


这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驾驶室的位置也让给了暮雨泽,王俊凯陪着易烊千玺坐在后座上,他一直紧握着双手,指节都泛出煞白的颜色,千玺这时不敢开口问夜子轩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他只想看到王源。


王俊凯时不时的看着千玺,观察着他的情绪,可是不明情况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这么默默的陪着,夜子轩坐在副驾上,目光放在车窗外,手里把玩着一个金属物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仿若置身事外。


在王源家的单元门前下了车,正好有个年轻男人要进门,平日里极少跟陌生人发生肢体接触的易烊千玺几乎是一把搡开了他,大踏步的上楼,那个男人刚想要发火,看到千玺一行人,却只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到了门口,易烊千玺举起拳头就开始捶门,“咚咚咚”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回荡,后边赶上来的王俊凯赶紧伸手拦住他,


“千玺,你别这样!!你冷静一点!!!”


易烊千玺急促的喘着气,眼眶通红,目光发直,站在那里深吸了一口气,沙哑着嗓子开口:“夜子轩,麻烦你帮我开一下门。”


夜子轩看了看他,沉沉的吐出了一口气,拿起刚刚在车上把玩的金属物件,对准锁孔插进去,摆弄了几下,只听得咔哒一声,门就开了。易烊千玺片刻都没有停顿,拉开门就冲了进去。


 


客厅里,电视机开着,底下电视柜里dvd放映机的小灯一闪一闪的,电视屏幕上一个女人在夸张的做着张嘴发音的动作,左下角标着几个字——唇语教学。王源背对着门口盘腿坐在沙发里,佝偻着背,胳膊架在膝盖上,认真的盯着屏幕看。


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易烊千玺才停下动作,走到王源的后面,死死的盯着他看。


王俊凯站在门口有点想跟进来,暮雨泽伸手拦住了他,并冲他摇了摇头,王俊凯看看暮雨泽又转头看看易烊千玺,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也明白这个时候并不适合有外人在场,想了想,转身随着夜子轩他们一起下了楼,临走前轻轻的帮屋内的人关上了门。


王源对他背后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他在很努力的分辨电视上那个女人的口型究竟代表了一个什么意思,易烊千玺很慢的一步一步靠近,可是越近越是锥心,在夏天穿的很薄的T恤下面,王源的脊骨刺目的凸出来,扎疼了他的眼。


王源很是困惑的揪着眉头,手里拿着的遥控器来回来去的倒着看,直到易烊千玺已经走到他的侧面,他才突然发现家里进来了人。先是惊讶的侧头,看到是易烊千玺,又怔怔的愣住。


有段时间没见,头发又长了些,脸颊的位置微微的凹陷进去。易烊千玺看着他的目光很是混乱复杂,一股混合着忿恨、痛惜、心酸、相思又悲伤的情绪冲的他几乎站都站不稳了。眼睛里慢慢聚起潮意,攥紧的手也在抑不住地抖着。


两人对望间,王源愣怔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两道好看的眉毛揪起来,皱着脸半是无辜半是无奈的口气。


“千玺,这个,好难学哦——”


易烊千玺积攒了很长时间的情绪被这句话彻底引爆,咬紧牙根扬起了手里的包,欺身上前劈头盖脸就朝着他砸了下来。


王源被他的动作惊吓到,眼里带了惧意,抬手本能的去挡。易烊千玺却不依不饶,一下一下的追打,随着他剧烈的动作,眼里滚出泪来,却什么也顾不上了。王源被他逼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躲。千玺仍旧不肯放过他,扔了手里的包,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终于将他逼到了墙角。王源知道再也躲不开,只好抱着头蹲下身,忍不住的哭出了声音。


易烊千玺停了手,站在王源面前,随着他的哭声,眼泪也跟着往下落。抽动的肩头,极力隐忍的呜咽,易烊千玺半跪下来,手插进对方黑亮柔软的发丝间揪住,强迫王源抬头,逼近他的脸声音里满是咬牙切齿的恨意。


“王源,你让我痛苦一辈子,对你有什么好处!?嗯!?你告诉我啊!”


王源仰着头靠着墙壁,满脸的泪痕,一下一下的抽泣,嗓子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千玺,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听不见你就不要我了?是不是??王源,你是不是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你才会明白?啊?”


易烊千玺的嗓音沙哑破碎,突如其来的刺激和和情绪的失控,让他难以维持平日的稳重和冷静,眼前的人他费尽了心思想要护在羽翼下,可是千算万算,算错一步还是落得了这样一个结果,到头来终究伤的却仍旧是他。


王源看着他慢慢的摇了摇头,同样嘶哑哽咽的声音。


“千玺你别说话。。。我听不见。。。医生说,过一段时间也许会好,可是都这么久了,我还是听不见——你,你知道么?警察跟我说,我被人投诉的时候,我还在笑呢——我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千玺——”


泪漫过消瘦的脸颊,顺着下巴滴下去。王源从来都是锐利明媚的眼睛,此刻却脆弱的不堪一击。喉间的抽噎紧紧揪住易烊千玺的心,一下下抽搐到连正常的呼吸都难以为继。千玺开始后悔刚才对王源的强势,慌忙的仰起头,使劲眨着眼睛把泛滥的眼泪压回去,稳住自己的情绪。松开手转为抱着王源,一下一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的情绪。


王源把头埋在千玺的怀里,哭了一个痛快。忍了太久太久,恐惧和绝望压得他几乎都要全线崩溃,不敢去说放弃,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个结果,他一直以为,迈过眼前这些坎坷,总会得到想要的结果,可谁承想突如其来的横祸毁掉了他的信念,他开始惶惑和动摇,要不是易烊千玺来找自己,他真的不知道以后怎么去面对他了。


 


两个人回到弈景嘉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从下车开始,他就拉过王源的手,十指相扣,紧紧的握着。一路进了电梯,到了18楼,王源很安静,低着头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会回过头去看千玺,走到门前的时候,王源松开手指想让易烊千玺去掏钥匙开门,千玺却不肯,仍旧抓着他,只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去打开包。


王源看他动作有些笨拙,就很自然到伸出自己空着的手,帮他拿着包,让他拉开拉链,找到钥匙,两个人配合的就像是一个人的动作。这时候易烊千玺却突然停住,松开手里所有的东西,伸手就把王源圈在了怀里。


手臂箍的死死的,脸在王源的耳侧和鬓角处来回摩挲着,那么想念的气息和贪恋的触感让易烊千玺怎么也不愿意再放开。王源倒有些意外,愣了愣才慢慢的抬起胳膊,试探着,圈住了千玺的腰。


一个太过久违了的拥抱,就在两个人最为熟悉的地方,安静的持续了好久好久。


 


第二天王源睡醒的时候,脑袋里还有些混沌,缓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


纱帘徐徐垂下,外面透进来的光很亮,一看就知道是很晴朗的天气,柔软的大床上,满是易烊千玺身上好闻的气息,王源把脸埋在枕头里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贪恋的嗅了个够才恋恋不舍的起床。


趿着拖鞋下楼的时候,意外发现易烊千玺竟然也还留在家里,正对着落地的玻璃窗,手机贴在耳朵上正在打电话,王源站在楼梯上,不声不响的望着他。


听见动静,易烊千玺回过头来,看到了王源。先是唇边漾起了一个笑意跟他示意了一下,然后就很快的结束了电话,走过来站在楼梯口等王源下来,自然而然的伸手抱住他,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睡~的~好~么~?”


唇形稍微夸张了些,却没有让人感到丝毫的别扭,易烊千玺脸上是温柔和暖的笑,眸色轻柔,满是温情。而王源前段时间的学习也算是有成果,这样简单的短句,也足够能够看懂,先点了点头,然后抬手指了指客卫的门,示意自己要去洗漱。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松手,王源转身走开,千玺看着他的背影,蹙了蹙眉头,若有所思。


等王源的发间带着水滴,一脸清爽的走出来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调整好了刚才的状态,拉着他一起在餐桌边坐下来,看着王源吃早饭。


王源的动作有些迟缓,慢吞吞的拿过三明治,撕开外包装,每一个动作之前他都会抬眼看一下易烊千玺,弄好之后先是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有点迟疑的用空着的手,食指和中指向下悬空做走路状,然后疑问的表情对着千玺。


千玺心里明白的他的意思,这是问他怎么没有去医院上班。王源的这种表达方式让他心里很是不舒服。不过,失而复得带来的那种满足欣喜感还没有褪去,王源这些举动暂时被按下,千玺还是很温柔的笑了笑,抬手指了指王源,示意自己是要陪他。


王源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表情依旧愣愣的,也不知道看懂了没有,低下头专心吃东西。千玺帮他把牛奶杯子推到他面前,很安静的看着他吃完早饭。


 


就这样一个工作日的上午,灿烂的阳光里,王源一个人站在客厅的中间,表情有些茫然。易烊千玺进了书房,猜想对方肯定还是有事情要忙,这样的话他是不能去打扰的,可是他又该干点什么呢?


这时易烊千玺从书房里又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牛皮纸封面的速写本和一支笔,拉过王源一起坐在沙发上,拔开水笔的笔帽,开始在速写本上写字。


千玺的手指修长好看,既不是骨节突出的那种嶙峋瘦长,也不会肉感丰满到有肉涡出来,捏着黑色的水笔,一手漂亮的碑体行楷,字如其人。


——你完全听不到吗?


王源看了看那几个字,又看了看千玺,很轻的点了一下头。千玺清楚自己这么直白的问肯定会让他难过,但是这些问题迟早还是要解决的,尤其是他的耳朵,只有了解清楚了,才能做下一步治疗的计划,可是王源眼里一闪而过的受伤神色还是刺痛了他,千玺伸出一只手揽住王源的肩头,很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


王源勉强的勾了一下唇角,算是表示了一下自己没事,指了指本子让千玺继续,千玺低下头又写。


——去过我们医院了?


王源顿了顿,点头。


——没有去配助听器?


王源眨了一下眼睛,又摇了摇头。


千玺本以为他会把整个情况说一下,可是摇头之后,王源却就不见了动静,低头直愣愣的看着千玺手里的本子,没有了下文。千玺想了想,又继续写,


——耳鼻喉科的医生怎么说?


看到这句话,王源就不能单纯用点头或者摇头来表达了,他先是有点局促,眼睛晃来晃去的,然后,就伸手想去拿易烊千玺手里的本子。


千玺反应很快的往旁边一躲,睁大眼睛看着王源,脸上表情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你要干什么?


王源的局促却更甚,有些讪讪的缩回手,转开目光不肯跟千玺对视,使劲了吞了一口口水,才缓缓的开了口。


“医,医生说。。。可能是暂时性的。。。也,也可能是永久性的。。。要等等看。。。等等看——”


什么狗屁诊断!!因为这一句话,易烊千玺一大早就有了想骂人的冲动。


PS:写了这么久,有多少人在看?